多说无益。
——
随缘出现.
随缘交党费.
啥都不好.
【主aph 副全职 凹凸待定】
——
任重而道远。

屯。
垃圾上色练习_(´ཀ`」 ∠)__ 这鬼天气开了空调握鼠标也冻手【。

屯。
自设都懒得画的人。

忘了屯练习【 】
线稿百度摸来
纯涂涂颜色♪

【屯谜】

想做一个永无止境的梦
沉沦,放纵,自我
满天星河都倒入眼里
想做几件溺于臆想的事
看清风,听艳阳,说雨季
举世欢怡中死在过去

【雷瑞】偶尔赖个床

给cp的点文♪
大概可以当成现代大学p...
反正就是个短打小段x
没有剧情
随手写...but后面文风越写越谜.随心所欲follow my heart【。
——
       第一缕淡浅的晨光悄然于床边窗帘透露,首先爬上了睡在靠墙一边的人的脸。
       由于睡的规矩,那道光得以成功直接晃到了眼睛上。但格瑞只是不自觉地皱眉,也不愿睁眼,微微侧头试图躲过,真正唤醒他的依旧是窗外鸟雀的欢噪。
       虽然说已是假期,但作为一个公认的好学生格瑞还是保持早睡着早起的好习惯,而且还没有什么赖床行径。
       仅一秒钟的起床气。
       格瑞如往常一样在心里默默对清晨就穿梭在树叶缝间的小家伙们表示了一瞬间的厌烦,接着迅速睁眼,伸左手揽开帘子透过瞟了一眼外面的天。
       黎明的霞光在云端染出诸色,凝眸处薄雾朦胧,天籁轻响。
       格瑞抬手抹了一把脸,撑起身子半坐起,动作干脆利索,只是床有些许摇晃。但身边的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格瑞才向睡在右边的雷狮狐疑地看了一眼。
       又不好好盖被子。
       这是格瑞瞥见任由被褥直滑到腰间的雷狮内心的第一反应。
    “雷狮。”
       一手拍上那人裸露在空气中微凉的臂膀,没反应。呼吸起伏照样规律,动也没动一下。
       手向下滑。
       格瑞板着一张冰山脸,然后ooc的摸到了雷狮的腰。
   “想不到你也会有这种幼稚的行为?”雷狮懒洋洋地回了一声,一脸老子懒得动,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但很可惜……我不怕这种东西……”
   “你论文还没写,明天要交稿了。”早就完成了作业的格瑞提醒道,不动声色的移开了手。
   “论文?……下午再说吧。这么早叫我干什么……”
   “是谁昨天自己说的要我早点催稿的?”
   “谁?不记得了。”
       好,还理直气壮的。
       本来不想强迫他起来的。
   “……”但现在想了,格瑞在心里暗自腹诽。
       知道一旦沉默消停下来,雷狮就又要去找周公了,于是莫名其妙的好胜心上线的傲娇系格瑞决定——

【系统提示】格瑞发动技能[对付初中同寝的发小金曾使用过的·掀被子]
【系统提示】对雷狮无效!雷狮使用表情[不听不看不知道.jpg]
【系统提示】格瑞发动技能[拉开窗帘]造成小幅度伤害
【系统提示】雷狮选择抬手防御继续背光侧睡
【私聊】格瑞:你变了【?】你以前不会这样的▼_▼
【私聊】雷狮:想赖就赖了呗。嚣张.jpg

       还真是随心所欲。
       格瑞叹了口气,无奈问道,“那你怎么样才肯起来啊?”
    “你亲我一口。”
       话刚说完,格瑞真的立刻俯下身亲了雷狮的脸,措不及防。
       哼,突然ooc谁不会啊。
    “……我就考虑一下。”
       然后雷狮就补了后半句,措不及防。
    “你……!”
       格瑞努力忍住了破开现代文明的大学生p设定拔出40米所见皆可斩的原谅刀与排四的海盗头子干架的冲动。
       然后选择考虑社会...社会主义肉搏【全部划掉。】
       终于,头顶十字路口的格瑞在闷声不响地准备就着方才亲雷狮的姿势强行把他推下床时,雷狮睁眼了。
       目光毫无防备地撞上了对方同自己一样泛紫,深邃却不失清澈的眼睛。藏在,因为没有系着头巾,略有凌乱的额前的发隙间,满满的都是笑意。
       美。
       那一瞬间侵入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也就那一瞬间的愣神,让雷狮抓住了机会钻了空子。只是眨眼的时间,在回过神来的时候突自己的手然被对方的双手一扣,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两人的位置便发生了倒转。
    “居然毫无防备吗?”
       即使是同样的颜色,却是调笑对着沉静。
       格瑞依旧没有出声。
       雷狮松开了扣着他的手,将脑袋搁在格瑞肩上,把手下滑至腰也报复似的捏了一把……意料之内的并没有那种过激的反应。于是咧了嘴,索性把人搂进怀里,侧身换了个姿势,“我还是不想起。”
       睁眼说瞎话。
       明明挺精神都要来床咚了来着。【划】
   “那就不起了。”格瑞说,“管不住你。”
   “嗯。”
       虽然没再去把被子拉回来,但两个人抱在一起的话感觉也就没有那么冷了。
       至少格瑞是这么觉得的。
       这类亲密的动作对于他来说有点腻歪,但是现在居然不是很讨厌?
       算了……反正也没事。
       那就,偶尔赖个床吧。
       跟他在一起的话。
       初秋,徐来清风被遗忘。
       即使朝阳终突破了层层雾霭直上云霄,阳光变得比之前更暖更亮了些,却也不能再次吵醒熟睡中的人了。
——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

妈耶.太几把短了.给cp.给cp.不嫌弃就好
忍住不丢垃圾桶【不是x

说点什么

按印象画的.第一次线稿我超怕的(不
【瞎几把画】【指绘车祸现场】
bug随便找【反正懒得改(不
从未画过人体的me
太吃藕的话就不上色了就摸个大鱼【反正懒的上(不

就这样吧/烟.
tbc

同上

说点什么

第二次摸鱼

传几张还能看的/舔舔(不是

【没有标题】

“抱歉,你已经没办法再作为神灵保佑大家了。”
在那似星闪耀的光辉岁月里,清风,流云,朝阳,暮雨……不曾,不曾在他的天空留下任何痕迹。
“只是他们现在,不需要我了而已吧?”

风待归去之时,可否有过在此终止旅程的想法?

“没有。”
“那么,我也不值得你同情。”
在某个遥远时空中,盛夏里,海面之上,
当清风拂面时,
当光芒交错时,
所有的不安踌躇与恐惧被现实粉碎得彻底。

不必为我
好不值得。